医大要闻

【校友在“疫”线】李筠竹:“我知道要打一场艰难的战役,但我义无反顾”

时间:2020-02-10浏览:10设置

    李筠竹,我校2009届第一临床医学院临床专业本科毕业生,第一附属医院2012届感染科研究生。在校期间曾是《安徽医大报》学生记者。毕业后在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南区合肥市滨湖医院感染科工作。今年春节,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出现以来,她就在发热门诊一线与疫情作斗争,站在抗疫第一线。

    让我们来听一听她的故事吧。

    “1月17日,我们接到医院的通知,要开设隔离的发热门诊(普通发热门诊一直运行,隔离要求不同)。早在12月份的时候,我们科的医护人员就已经关注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疫情,所以对开设隔离发热门诊是在意料之中。对于我们感染科来说,我们责无旁贷。1月18日,发热门诊正式开启。我们首先腾空了所有的感染科病房,作为疑似患者的留观病房。然后医务部协调我们做了一些开设隔离发热门诊其他相关的工作。

    我们医院一开始就作为合肥市的发热门诊和治疗救治的定点医院,设有发热门诊、疑似留观病房和隔离病房。不仅收治本院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还会收治转运到我院的县级医院、非定点医院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的患者。

    我们的班组有两组,一组是发热门诊的门诊班。还有一组是留观病房的班组。如果在发热门诊中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的病人,就要把他送到留观隔离病房进行留观。在留观病房要进行咽拭子的采样、抽血,联系市疾控送检,等待结果。根据指南,要间隔24小时采样,且阴性方可解除隔离。

    1月24日是年三十,我上发热门诊的门诊班。那天我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年初一早上9点。因为我们穿着的衣服有很多层,里面是工作服,然后是隔离衣,加上外面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口罩、手套和鞋套,所以出来一趟真的很不容易。多次反复出来的话,就要脱掉防护服,这样就会造成防护服的浪费,所以我们在里面就尽量不喝水,不吃饭,少上厕所。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

    那天我忙到大概凌晨三点,真的是非常累了,于是我就躺在检查床上。我对自己说:就躺一会儿,舒缓一下。结果瞬间就睡着了,然后我的同事就把我的照片拍下来发在了群里。

    我在一线抗疫,我爸妈每天早上起来都关注疫情变化,既担心我,又怕我担心他们,只能躲起来默默流泪。我家儿子两岁多,还不太会表达,但是有一天,他突然悄悄地说‘我想妈妈’。但是他们都很支持我,是我坚强的后盾。我好多同学都带给我加油打气,给我送来N95口罩,我真的特别的感动。

    发热门诊从1月18日开诊,1月20-24日发热病人最多。最近几天病人数量逐渐下降了,应该是大家居家隔离起作用了。

    辛苦肯定是辛苦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的职责和本分,也是我们的担当。这个时候我们不冲在第一线,谁来保卫广大人民的健康呢?不仅仅是我,我们的梁利民主任、陈莉莉护士长,大家都是身先士卒,冲锋在第一线。我们的主任身体不好,但他从发热门诊开诊以来,就没有回过家。他的电话都是24小时开机的。我们的护士长也是从1月18日后再也没回过家,天天就在医院里面帮我们协调防护用品,帮我们去领耗材物资,确保我们的防护,提供后勤保障。有一个护士是哺乳期的妈妈,为了上夜班,就忍痛给孩子断了奶。因为长头发可能会沾染病毒,而且清洗不便,爱美的姑娘们都忍痛剪去了自己的长发。大家都很辛苦,每一个人都在连轴转。

    我记忆很深刻的是这样一件事:无论多晚的,疾控中心都会给我们报告检测检查的结果。我们的标准是,两次间隔24小时以上的咽拭子采样,核酸阴性的就可以解除隔离。患者们是很希望检查结果出来以后第一时间回家的。他们回家后,我们的病房要进行的彻底的消毒,以备迎接下一个疑似患者。有一天晚上12点钟,3个疑似患者同时解除隔离,都走了。凌晨,值班护士穿着防护服在每一个房间拖地,稍微动一下就是满身大汗。干完后,她边脱防护服边累得流眼泪。其实大家都这样,压力大了需要一点发泄,但是哭过了,擦干眼泪还要继续干的。

    这段时间大家都是连轴转,没有一天的休息,经常是第一天上了白班,第二天上夜班,休息一下之后,第三天又要上白班,反反复复,非常辛苦。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2月1日下午,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治愈患者在我院出院,这也是合肥市第二例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患者为37岁男性,浙江人,从庐江县医院转入,经过大家精心的治疗,他恢复得比较好。那一天,当他健康地走出隔离病房,开心地笑着,对着我们说谢谢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真的觉得,这一切的辛苦,全都值了。

    我记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大学。但是我在我校本科时期,上大内科学课,学到呼吸科、传染病学的时候,我深刻地记得教我们呼吸内科的张妍蓓主任给我们讲他们抗击非典的故事。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感染科的叶珺主任告诉我们:非典的时候,大家都是踊跃报名,没有一个人退缩。我想,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话对我就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知道,这可能是一场很艰难的战役,但是我们仍然是义无反顾。我虽然没有参加过2003的非典抗疫,但我有幸参与了今年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阻击战。这也许是我的职业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实我的很多同学们都在一线奋战,我校第一附属医院的徐楠,省立医院的江守伟,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解俊侠,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的钱晓君,远在深圳的胡安美,领导海恒社区上门排查的潘梦舒,很多很多人,包括我的老师们。他们都在抗击疫情的前线,前辈和同道永远是我们前进的榜样。对我们而言,我们永远都记得安医大刚入学时立下的誓言。‘好学力行,造就良医’的校训和安医精神早就根植于我们心中。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新闻中心)


返回原图
/

新蒲萄京网站
Baidu
sogou